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配合工作的女乡长
配合工作的女乡长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都市激情
配合工作的女乡长 在农村,一般做女干部的,基本很少有不用奶子和B去投资的,姿色好一些的,机会可能多一些,姿色不好的,也许就萝卜青菜各人所爱,甚至有那些口味独特的,就喜欢那些姿色不咋的,但主动、配合、肯干的。


  我们的女乡长大我5岁,夏天,两只奶子总在胸前跳跃,屁股看起来象一团蕴藏着无限诱惑的磨盘,直能碾压出男人骨子深处的快乐。


  我那时已经结婚,做了几年干部,在娱乐场所也打过飞机,酒后穿着宽大的裤衩,躺在按摩床上,小姐套弄着鸡巴,手不老实地伸到她的奶子上,屁股间,有的小姐坚决不许,于是草草了事,有的半推半就,手指就会插进她的B缝间,那里也很少有愿意用嘴的,那里的小姐年纪都不大,一般奶子都挺,奶头很小,摸起来舒服。


  这些多是乡里的老板有求于我们,请我们吃饭顺便放松一下才去的。但我从不在那里打炮,总觉得那些小姐手抠在里面都不叫,到床上刚插进去就叫的通天,假!


  除了娱乐场所能摸摸、射射外,做干部就有接触女人的机会,乡里总有一些女人会通过各种方式表达“你可以用我”的意思,而且,我人长的帅气,自然少不了这些诱惑。


  乡里一宣传委员,结婚前想调动到城里,老是找我,我说这个不太好办,她就在深夜以汇报工作为名来到我宿舍,主动送上,我觉得先他男人探访一下她的幽洞也算是深入调查研究,于是就快乐地把她送到了巅峰,谁知道,她居然不想走了,老是往我那跑,看着她因为纵欲越来越大的奶子,越来越风骚的主动,我有些怕哪天她让我被动,只好主动联系,把她送进了城。


  至于乡里这个站、那个所的,总有些大姑娘、小媳妇的想求我办事,姿色好的,有主观意愿的,一般也就顺水推舟,插了B也办了事。


  这次来这么个大奶子乡长,我就知道艳福来了,盘算着她在我身下扭动身躯,我在她身上纵横驰骋的快乐劲。


  乡里开会,一般书记总是要教训人的,为了让乡长知道书记的重要,我在她来的第一天,就拿前任乡长打比方,敲山震虎,在乡党政联席会上明确了几条规矩。


  一个月后,县里组织招商活动,我们乡派出10人的团队,来到广东,白天忙活累了,晚上我们在宝安区还有一个活动,活动结束后,就住在那里的宾馆里,朦胧睡过一觉后,电话响起,是乡长打过来的,说是她的房卡好象放在我这里,我让她自己来取,陡然想起,这也许是她在暗示我,于是迅速整理了一下,等候她来让我骑。


  “咚、咚”敲门声响起,我隐在门口,开了门,乡长进来没有看见我,回头的时候我装做不小心,猛然撞在她身上,她两颗奶子正好碰到我的手,我顺势摸上去,乡长本能地向后退了退。


  看到我只穿了裤衩,乡长有些脸红,说“这么晚了还打搅你,真不好意思。”


  我把门关上,10分钟后,门外又有敲门声传来,是乡里的秘书,我支吾着说睡了,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。


  门外有人,乡长暂时难以出去,于是就坐在床边,我们聊起来。


  灯光下,30多岁的乡长有些动人,胸部高挺,腿间朦胧,嘴唇显得特别性感,我在递给她茶水的时候,故意碰在她的奶头尖上,这次她居然没有让。


  不着边际地说了许多废话,我觉得应该尽快进入正题,为了尽快捅破那层窗户纸,我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,你今天就睡在这里吧,万一这会出去让秘书看到了,怎么说也说不清楚。


  乡长腾地脸红起来,站起身说:“不早了,再晚就什么都说不清楚了”。


  我往床上一躺,不经意的说:“那你慢些,从门镜里看好了再出去,免得瓜田李下的有闲话。”


  乡长直起身,浑圆的屁股被她柔滑的裤子勾画出一片诱惑,毕竟是书记,我还是有些自制力的,咽了口吐沫,任她离去。


  她却走进卫生间,不一会,里面哗哗地响起来,再一会,她包裹着浴巾,风情万种地站在我面前。


  我一把拉下她的浴巾,裤衩里的鸡巴已经顶的象帐篷,手从她屁股上绕过去,压在她的B上。


  “给我舔!”我象下达命令似的跟她说,我的手摸进她的腿见,在她浓密的B毛上摸来摸去。


  乡长埋下头来,张开口,含住我的鸡巴,我拉过她的腿,让她整个人以我的鸡巴为圆心转了半圈,这样我抠她的B才顺手。


  乡长仔细地舔弄我,不是还邀功似的抬起头看我,我手在她的奶子、B上来回游走,抓捏她的白奶,按压她的肥B。


  乡长可能平时被我经常说,工作创新意识不够,于是把香舌移向我的两只卵蛋上,一口吞进去再吐出来,象吹泡泡糖的感觉,她可能还觉得没有尽力,一会又去舔我的屁眼。


  酸麻的感觉阵阵传来,我的鸡巴高耸,碰擦着她的脸蛋,我把手指插进她的两瓣骚肉中,那里暖烘烘的,我越往里插,里面的暖、紧、肉感越大。


  我觉得火候差不多了,让她跪在床上,屁股撅起,我扶正鸡巴,对准乡长屁股中间,那里茅草丛生,正有一个小小的洞为我开着。


  我一插到底,乡长整个人一颤,我看到她的奶子象两只笋,倒扣着,于是两只手摸着笋,鸡巴顶着她,开始快乐地动起来。


  渐渐地,乡长开始哼唧,我在她耳边调戏她:“宝贝,我早知道我会干你的,以后经常送过来我用用,我比你老公的鸡巴大吧,我的功夫比他好多了,从现在起,你就是我经常骑的马了。”


  乡长说:“老公,好老公,我让你骑,给你玩,我就是你的,我经常给你舔吊,舔蛋,让你干,让你日。”


  几十回合下来,乡长的屁股上都是水,我的鸡巴毛上也沾上了她的B水,我翻过她来,扛着她的两腿,在她两腿交叉口上点刺。


  也许因为被扛着,B口张的很大,乡长表现出更大的欲望,我每次插进去的时候,她都夹起,拔出来的时候,她追着向上挺。


  手握着两只肥奶,鸡巴穿梭在肥厚的B中,身下压着一个丰满的跟我共事的成熟女人,干着,想着,感受着,成功感伴随着快感,在我们的肉搏中弥漫。


  我吻住乡长的两片唇,挑开她的牙齿,舌头缠绕,吐沫交换,下面插到底后停在那,手用劲捏着奶子,停顿让乡长的性欲飞涨,明显感到她的B有如手抓住我的鸡巴,越抓越紧,她猛然抱住我,下面向上挺,B肉开始咬,嘴里叫起来:


  “我要你日,我要你干,要你的鸡巴,要你射给我,要……我要你日,我要你干,要你的鸡巴,要你射给我,要……我要你日,我要你干,要你的鸡巴,要你射给我,要……我要你日,我要你干,要你的鸡巴,要你射给我,要……”


  我加大力度冲杀,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经袭来,她整个人已经变成了性欲的俘虏,什么乡长、书记,平时的顾做正经,经常的装腔作势,这会已经都不存在,有的是两个赤条条的人,在肆无忌惮地释放着欲望。


  在她越来越强烈的配合下,我感到她马上就要登顶了,在她喊出“我吃不消了”的时候,我狠狠地压着她,顶到最里面,把精子灌进她的B里。


  强烈的刺激后的短暂平静迅速被打破,乡长突然推开我:“赶快去洗,今天不在安全期,忘记吃那药了。”


  我把她再压在床上,鸡巴仍然放在她的B里:“你都结婚这么多年了,都没有生孩子,你男人不行吧,我正好帮你实现梦想。”


  乡长急得要哭,我放开她,她冲向卫生间,不一会,穿戴整齐,飞快地跑过来在我的脸上亲了亲,小心打开门,飞也似的出去了。


  一个月后,我被调走,乡长由于以身相许,加上工作能力也确实不错,组织部门在征求我的意见后,把她调到另外一个乡去做书记,后来,我下海经商,离开了那个地方。


  多少年过去了,我没有再回去过,也没有再联系过她,不过据说她官运不错,又向上升了。


  我站在办公室的窗口,窗外淅沥的雨声让人的心情烦躁,突然,电话铃响起,女秘书娇滴滴的声音传来:“董事长,一个女干部来我们市考察,说是曾经跟您同事过,正在接待室等您”。


  哈哈,不会是乡长吧?


  
【完】